麻豆传媒映画情人节礼物

陆峰听着她的声音忍不住笑了起来,故意说道:“杜总啊?上午不是刚给打电话嘛,什么事儿啊?”

“你脑袋是不是有病,男女都听不出来了?”

陆峰大笑了起来,开口道:“你知道我房间电话的?”

“问高志伟呗,我听他说你事儿办的不太顺利啊?我回来有一段时间,就是特别想工作,你也知道,我对于公司很有感情,把公司当家,总想为公司献出自己的一切。”

“说人话!”

“我跟我爸妈吵架了,能不能去找你?”

陆峰有些皱眉,问询了一下具体原因,她父母嫌弃她海外留学归来呆在一家小公司,想让她进入体制或者是国企单位。

张凤霞在国外对于自由市场很了解,未来绝对是自由市场的天下,而且对于体制也不感冒,两种思想碰撞下自然就是争吵。

“要不你去郑总的厂子吧,去杜总那,下半年把各大厂子的整体情况做个报告,可以写一些改进意见。”陆峰还是希望她能够把自己所学的东西用上。

“我不想去厂子,我就想呆在你身边。”张凤霞说着话有些哽咽道:“他们骂我,说我白眼狼,白养活我了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不哭!”陆峰怕了她了,急忙道:“我这有点忙,事儿也多,这样吧,你回去后跟我老婆逛逛街,她做化妆品…..”

“我听高志伟说,你在杭州泡妞,还不止一个,那我就去跟你老婆好好说说。”

甄妮户外美景中翩翩起舞纯美动人

陆峰有些无语,沉默了好一会儿道:“你来吧。”

电话那头破涕为笑,问了地址和酒店,张凤霞说明天她就来。

挂了电话陆峰不想多去管那么多,下楼找了一家西装店,换好衣服开着车到金婷婷宿舍楼下已经是傍晚六点了。

金婷婷看着陆峰的车,问道:“你哪儿来的车啊?”

“租的呗,上车,吃饭去。”

“你这几天忙啥呢?”金婷婷坐上了车,看着他有几分不满道:“你不是说帮我吗?”

“我一直在帮你啊,放心吧,今天晚上都安排好了,你就等着看好戏吧。”陆峰自信的说道。

金婷婷对陆峰还是有些怨气的,她这几天简直是度日如年,陆峰根本找不到人,宿舍里的几个女生都跟韩娇月关系好,现在已经彻底决裂,她没有一个朋友。

“你安排什么了?”

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现在先去吃饭。”陆峰说着话一脚油门飞驰而去。

楼下几个女生看到陆峰开个破车,今天晚上就想压倒苗天宇,简直是好笑。

车子停在了那家西餐厅门口,上次陆峰来的时候感觉还挺好吃,张凤霞看着他道:“你舍得给我花钱了?”

“这叫什么话?我就是怕被误会是贿赂你,今天这顿我请客,你不要多想,也不用跟你爸多说啥。”陆峰说完朝着她挑了挑眉。

“抠搜样子吧。”

这几天的时间金婷婷心情都很压抑,一个人身在外地,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,遇见这么大的事儿,她一个女生真的没多大的勇气面对现实。

可是当陆峰在最后一刻出现,让她感觉这个男人就像是脚踩云彩,背后金光大盛的神仙一样,这一刻她有着说不出的安感,以及对于陆峰的信任。

俩人亲密了不少,陆峰能够很明显感觉到俩人之间的信任感加强了,这一切都在陆峰的掌控之中,相比较几天前的陌生和戒备心,现在好太多了。

这顿饭吃的很开心,金婷婷脸上的笑容很多,她不停的追问到底怎么回事儿,陆峰一直在卖关子,只是告诉她,今天晚上有好戏看。

吃过饭已经快七点半了,学校里已经燥动了起来,现在天气闷热的很,没人想呆在宿舍里,昏沉的夜幕下学生们成群结队的往小礼堂的位置赶,时不时交头接耳的聊着今晚即将发生的事情。

小礼堂能够容纳五六百人,现场已经挂起了横幅,一眼望去人头攒动,学生会的人们维持着秩序,这绝对是学生会组织过最大的活动了。

人实在是不少,门外更多的人在看热闹,甚至很多辅导员都来看,刺耳的喇叭声响起,接着是轰鸣的声浪,门外所有人都朝着路边看去,一些站在路中间的也纷纷让开。

一辆保时捷911开了过来,紧接着后面严斌的车,还有七八辆其他车跟在后面,都是本校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“卧槽,真他妈洋气!”

“美女香车,这才是人生啊。”

“马勒戈壁,他不就是有钱嘛,牛逼啥,那些钱指不定怎么来的,呸,投机倒把的垃圾,资本家!”

男生都瞪大眼睛看着,如果说他们普通的生活是地狱,那么苗天宇展露在所有人面前的生活,就是天堂。

他们瞪大眼睛满是艳羡,嘴里发着狠,甚至朝着地上啐上两口,再看看一些学妹学姐居然尖叫欢呼,心中更恨。

苗天宇看着如此大的阵势,他也没想到,不过耳边的欢呼和尖叫让他格外舒服,这一刻宛如国际大明星一样。

“我也爱你们!”苗天宇下了车挥手喊着,得意之色溢于言表。

韩娇月走下车,今天换上了她自己的晚礼服,比昨天保守很多,毕竟这是学校,若是坦胸露乳会引来学校关注的。

一身蓝色的长裙站在那格外清纯高贵,在场的男生盯着她眼睛都快冒火,对于苗天宇更加咬牙切齿。

耍了一会儿威风后,苗天宇掉过头走进了小礼堂,不少男生都跟了进去,学校里很多男生对于严斌、苗天宇这帮有钱的公子哥都不爽。

他们很多人的女神在自己面前冷冰冰,可是在人家面前却展露笑颜,如何不恨?

十几分钟后陆峰才开着车过来,不少人见他居然开着虎头奔,觉得他有能力更苗天宇抗衡,急忙问道:“你这车哪儿来的啊?”

“就是啊,以前没见你开。”

“临时租的。”陆峰随口道。

不少人的脸色流露出一抹失望,他们觉得自己不应该对陆峰这样一个社会上的人心存幻想,现在别说千万富翁,虽然万元户已经是老黄历,不过有一万块还真算是小康了。

金婷婷下了车目光在陆峰身上停留了片刻,见他不卑不亢,心里安稳了不少,两人迈步进了小礼堂。

内部音乐已经响起,这里只是一处小礼堂,把桌椅搬走,上面是一个水泥舞台略微有些简陋,背景挂着红绸布和国旗,上次办完活动的横幅还在,写着热烈欢迎八九届新生。

“喂喂喂,安静一下啊!”一个脸上满是青春痘的男生站在了舞台上,手里拿着话筒,说道:“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杨新,是咱学生会的干事,今天能来这么多人,靠天宇哥,让我们把掌声送给天宇哥。”

现场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,紧接着这位杨新同学又是一顿吹捧苗天宇,随后才开始宣布跳舞。

苗天宇虽然有钱,可也不能天天撒钱,今天这场只能跳舞,别说洋鬼子给煎牛排,就是连块奶糖都没有。

对于很多男生来说,这是个好机会,邀请自己暗恋的女孩跳个舞,眉来眼去说不定就是青春最逼真的记忆。

陆峰看了一眼韩娇月,对方悄悄的朝着他挤了挤眼睛。

“你有喜欢的男生嘛?”陆峰朝着金婷婷问道:“有喜欢的,我可以帮你撮合一下。”

金婷婷摇摇头,心里暗想,就算是有,现在校都知道你是我对象,鬼才会上来找自己跳舞。

“你会跳迪斯科不?”

陆峰大大小小也参加了五六场舞会了,唯独不会迪斯科,想了想道:“我会蹦迪。”

“蹦迪?什么东西。”

“就是摇起来!”陆峰不停的晃动着身子摇着脑袋,像个神经病。

“哈哈哈!”金婷婷捂着嘴笑起来,一头扎进他怀里,笑着道:“别闹了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发病了呢。”

陆峰整个人忍俊不禁,两人眼里满是笑意,搂着胡乱的扭了一会儿,陆峰甚至给她表演了一下第七套广播体操,看的金婷婷云里雾里的。

“好了,相信大家已经选好了自己的舞伴,中场有个比较好玩的小游戏,女生有一次重新选择自己的舞伴。”杨新的目光在人群里扫视着,定格在了陆峰的身上。

所有人都停了下来,此刻场焦点就是陆峰,苗天宇、严斌一众人站在那,目光在金婷婷身上打量着,今天就是最终的选择,他们这场赌局要落下帷幕了。

在他们心里,这场赌局只有两个结果,苗天宇赢,或者严斌赢,而在陆峰这却有另外一个选择,自己赢。

“我很佩服你的脸皮,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还舍得花钱租一辆车撑面子,有钱不是装的,孙子才是装的,没文化、没钱、没实力的一个社会二流子。”苗天宇轻笑一声,整个人说不出的傲慢。

杨新站在台上看着金婷婷道:“选吧!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