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二维码邀请码

PS:章节防盗,稍后更正

不过通常矿井是挖不了那么深的,经常会挖到一半的时候,出现透水现象,就不得放弃了,毕竟一旦发现矿井里有水,以目前的技术条件,是无法将井里的水抽干的。

而且有的地方水势极大,短短几息之间就可以淹没整个矿井,在里面施工的匈奴人有时都没有机会逃出来就被淹死了。

曹亮对于这种现象到是见怪不怪了,毕竟采煤行来做为高风险的行业那绝不是吹的,在这种一无技术,二无经验的情况下来挖矿采煤,死点人完全再正常不过了。

在中国古代,明朝时候,采煤技术已经有了极大的发展,宋应星所著的《天工开物》之中,就对采煤的工序流程有着详细的记载,曹亮记得以前曾经读过这本书,可惜没有完全能记得住它里面的内容,谁让自己没有蔡琰张松那样过目不忘的本事呢。

不过虽然没有记得全部内容,但曹亮还是零星记得一些的,他把记得这些内容整理了一下,结合当下的一些具体情况,曹亮写出了一本采煤施工手册来,做为最基本的操作规范,要求各山沟里的采煤队伍学习掌握。

当然,这仅仅只能提供理论方面的指导,具体操作,还得在实践之中不断地去摸索。

在每一条山沟里,都同时选了十来点进行挖掘,在连续地挖了几十天之后,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井都废弃了,不是因为透水就是塌方,或者是挖到了指定的深度,也没有找到煤层,被迫地放弃了。

不过在剩余百分之五的矿井中,还是传来了好消息,匈奴人终于挖到了这种“黑色的石头”。

第一筐挖出来的炭块被快马连夜送往了晋阳,曹亮看着这些“熟悉”的东西感慨万千,不容易啊,终于让他是开采成功了。

众人则是十分的好奇,不知道曹亮握着这黑乎乎的石块在干什么,好象这东西比普通的石块要轻的多,也脆得多,轻轻地砸一下,便会碎掉,做为石头,这东西也太不合格了吧。

而且这东西显然也是不能吃的,既不是食物,也不坚硬,但看曹亮郑重其事的样子,众人都有些迷惑了,难不成这玩意真有特殊的用途?

清纯水晶女孩-詹嘉洁图片

曹亮笑而不语,让亲兵抬来一个普通的火炉,这些火炉的点燃材料是木柴,木柴易燃,火苗高,但持续的时间较短。

曹亮吩咐亲兵用木柴把火点燃,等到木柴全部被引燃,冒起尺许高的火苗时,曹亮亲自把这些黑色的石块给放到火里。

众人都十分的好奇,纷纷地上前围观,以为会有什么奇迹出现,但看到火炉内的火苗完全地被压往了,不禁顿感失望,看来这些黑色的石头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么,和普通的石块除了颜色也有些差别之外,并没有特殊之处。

曹亮没有说什么,而是示意大家不要着急,慢慢来看,等过了一会儿工夫,那些黑色的石头竟然被烧红了,又过了一会儿,火炉内已经是一片通红,熊熊燃烧的火焰虽然没有木柴着火那么高,但显然温度则要高得多,站在跟前,众人都可以感觉到它逼人的炎热了。

“这东西叫做煤石,古时山海经称之为石涅,似石非石,说起来这些煤石形成相当的复杂,不过们记住这些煤石可以替代木柴来燃烧,而且火力足,持续的时间长,今年冬天,我们就指望着它过冬了。”曹亮没有做过多的解释,煤炭的形成那可是要经过几亿年的地质变迁,和这个时代的人说了,他们也是难以理解的,反正知道煤石能烧就行了。

最终在几十条山沟里发现有十条左右的山沟挖出了煤,于是曹亮下令那些没有挖到煤的山沟一律的放弃,所有的人员,都向那产煤的十条山沟集中。

勘探工作到目前为止,已经取得了极大的进展,接下来,将会进入到实质性的产煤阶段,无数的煤炭从井下源源不断地装入萝筐,然后运送到了地面上。

严酷的工作环境,造成了匈奴人大批的死亡,几乎每一座矿井,都会有匈奴人死在里面,有一次的塌方事故,十几名匈奴人被瞬间活埋,连坟墓不用再挖。

等到正式开始产煤的时候,将近三分之一的匈奴人已经死掉了,而真正严酷的考验才刚刚开始。

十条山谷几十个矿井同时产煤,虽然这种人工挖煤的速度不会太快,但几十座矿井同时运转,还是可以产出不少煤石的。

挖煤进入到正轨之后,曹亮派遣专人去监管,自己终于可以松上一口气了,毕竟身为并州刺史平北将军,他还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的,不能光盯着采煤这一件事上。

逃往九原的匈奴人是曹亮最为关注的重点,东观之战中,匈奴人遭到了重创,短时间内是恢复不了元气的,他们已经很难再向晋阳城发起攻击了。

而平北军在和并州军合并之后,兵力大大的增加了,由原先的一万人增加到了两万五千人,人员的增加也就意味着战斗力的提升。

邓艾羊祜他们一点也没闲着,一直在抓紧时间进行操练,将并州军尽快地融入到平北军的战斗节奏之中来。

并州军在田豫的培养下,也完全具备着不同于一般郡兵的战斗力,这和他们长期处于匈奴鲜卑的胡人威胁下有极大的关系,并州兵有着极高的战斗素质,甚至可以和朝廷最为精锐的中军相比。

这让曹亮有一种捡到宝的感觉,看来田豫果非凡人,在并州这些年,还是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的,晋阳城坚守未失,就足以证明田豫的努力是成功的。

就在曹亮盘算着什么时候向九原进军之时,洛阳家中,突然地差人送来一封信。由于不想让曹亮分心,羊徽瑜是很少给曹亮写信的,但这封家书却有着不同非凡的意义,曹亮刚则读完,脸上便洋溢出了笑容。

Tagged